首页 | 重要文件 | 领导讲话 | 工作动态 | 经验集萃 | 理论研讨 | 青蓝工程 | 心语园地 | 人文艺术 | 镜头视野 | 影音之窗 
 

母亲——我人生的第一位导师

2017-07-21

我的母亲在87岁高龄时离我们而去,至今已经七年多了。时至今日,她的音容笑貌仍在我的眼前,仿佛她出远门了,我们因此见不着面。仔细想清楚,此生再不能见到母亲了,心里就忍不住作痛。

                         

人常说,人的一生中,影响成长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在众多的影响因素中,母亲的影响是不可替代的,我非常认同。我从小到大,母亲的形象、为人处世、习惯、意识及一举一动,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我,教育着我,对我长大后世界观、人生观的形成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我的学习和工作经历中,有各个阶段的老师、同学、领导、同仁,他们是我的良师、至爱、挚友,对我的一生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令我永生难忘。但是,我人生的第一位导师,应该说还是我的母亲。

                                                 (一)

我的母亲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旧时农村,尽管有一个可以满足温饱的家境,但在女子读书无用的理念下,母亲虽然学习很好,连续跳级,仍然是四年文化程度,实际上在学校只呆了两年。但,就靠着这样的一个文化程度,自强自立的母亲,在以后的几十年里,用以教育子女,用于完成工作,受到了儿女的敬佩,得到了领导的信任和群众的拥戴。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多年没有什么正式工作,但又从来都是忙着。因为,早年,尚未结婚的母亲在家乡就参加过妇救会的工作。结婚后,随着父亲工作的调转,我的家也经历了大连、辽阳、丹东、辽阳、沈阳的多次搬家。不管走到哪里,母亲都是街道、居民委员会(也就是现在的社区)的干部。那时候,这是一个只干工作、不在编制、不挣工资的工作。所以我小的时候,只看母亲成年忙里忙外,节假日也不安稳。开会、巡逻、值班,不亦乐乎。那时,很少听到母亲往家里挣过钱,甚至我们姊妹几个填个表,母亲的工作一栏也写上无。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时任居委会主任的母亲,带领大家创办了街道小工厂,后发展为市属集体企业,母亲随着工厂一道成为集体企业职工,并担任厂长。从此,有了固定工资、工作。在这过程中,母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兼任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这个职务,在母亲卸任厂长后,仍延续。直到1996年,73岁的母亲虽然身体还好,但以年龄太大,应该让位给年轻人为理由,谢绝了领导的挽留,主动退了下来。当时上级组织把母亲作为一个特例,即只要她能干动,就不受年龄限制。因为,她做了一辈子群众工作,积累的经验是宝贵的。当然,那时候,特别是街道干部这一层面,退休制度不是十分严格。不像现在的社区干部,大都是四十左右岁的多,五十岁以上的都少见。

我的母亲,以她几十年的无私奉献、兢兢业业,换来了一摞子市区先进工作者、人大代表、优秀党员的奖状、证书,也给儿女们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

                                                 (二)

有人说过,一个家主要靠着男人,男人是家的顶梁柱,是主心骨。说的不错,一个家男人是很重要的。但一个家更要靠着女人的打理经营,才能蒸蒸日上。别看柴米油盐、锅碗瓢盆,那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插曲,有女人的勤奋和智慧,才能演奏出精彩动人的交响乐。我的父亲是一名国家公职人员,虽无高薪可言,工资也算不低的了。怎奈上有老,下有小,子女多,母亲作为家庭主妇,就面对着一盘很难下的棋。有几个小镜头,我至今印象深刻。一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由于粮食短缺,吃不饱成了普遍问题。母亲常常用捡来的白菜帮子、地瓜叶子、槐树花等等洗净掺到粮食里,做出干粮让我们吃饱,为此,常引起邻居小伙伴的羡慕。二是每到过年,总会让我们姊妹换上一件新衣服,扎上新发结,和同龄的孩子们一道欢欢乐乐、开开心心。那时年纪小,不知道为此母亲曾付出多少心血去精打细算,在她自己身上又是怎样省吃俭用。还有一个,母亲要忙工作,还要忙家务。所以,就让我和妹妹们一个带着一个,并帮着母亲照顾最小的弟弟。甚至,也让我们帮助母亲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和二妹相差两岁,我俩在小学二、三年级时,就经常拉着手,在上学的路上为母亲发通知、送材料。能把母亲交办的事情完整准确的办好,对我们倒也是个锻炼。在母亲的经营下,我们虽不富裕的家,给了我们童年美好的记忆,我是在一个祥和、健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

                                                (三)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父母是子女的最好的老师。母亲勤奋、善良、对子女严格要求,全力支持。父亲正直好学,刚直不阿。这些,使我们做儿女的从小就知道要实实在在做人,本本分分做事。我出生在辽阳,小学阶段五年级之前是在辽阳读的。六年级开始,随着父亲工作调动、举家迁到沈阳,我也在这里完成了小学阶段的学习。因为学习成绩优秀,顺利的考入当时的重点中学——沈阳市第二十中学。我清楚的记得,每次我和同在一个学校、仅低我一个年级的二妹,遇到学校要开家长会的时候,总是要求母亲去参加。因为,母亲会后能和老师进行沟通交流,能把我们的情况准确的反映给老师,并能把老师的要求清楚的转达给我们。有时,赶上母亲有事,我们也不希望父亲去参会,因为一心忙于工作的父亲虽然也非常关心我们,但不如母亲了解情况,会后也抢不上与老师沟通,常常满足于把老师的表扬带回来就完了。我小学阶段的几位班主任对母亲都有很高的评价,认为母亲有水平、有理性,懂得教育子女之道,其中几位老师还以为母亲是很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呢。

我小学三年级时,班主任是一位严厉的女老师。许多同学害怕她,家长们也认为她不好沟通。但是,这位老师偏偏看上了我,认为我办事她放心。所以,一个阶段,交给我大量的班级工作,甚至放学后同学们的作业也让我抱回家去替她批改,弄的我每天很晚才能睡觉。刚开始,母亲认为对我是个锻炼,鼓励我坚持。可时间长了,既怕我吃不消,又怕我影响了学习,就打算找老师谈谈。我们都担心会影响了和老师的关系,父亲也认为要慎重。但母亲执意去了,与老师进行了一次诚恳的谈话。首先感谢老师对孩子的信任和培养,接着反映了我的一些现状及她所担心之处,然后希望老师能把工作给大家分担点,给更多孩子提供些锻炼机会。这位老师愉快的接受了母亲的建议。她做我的班主任两年,对我一直很好。我很感激她对我的培养,给予我的锻炼机会,对我的成长之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也很钦佩母亲的沟通协调能力,使看起来很难说的事,又遇到了很难沟通的人,都能平和得到解决。在我心目中,我的母亲确实很有水平。

我们姊妹都长大后,不再年轻的母亲仍然关心着、支持着我们。我们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事情也喜欢回家和父母说说。我儿子一岁多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出去进修的机会。因为我学的是工科专业,毕业后留校从事政治理论课教学,亟需进修提高补上先天的不足。还在上班的50多岁的母亲,为了支持我学习,毅然承担了替我照顾儿子的任务。每天,上班时抱着外孙送到街道托儿所。上下午该喂奶时像孩子妈妈一样拿着奶锅去喂饭,晚上再抱回家去。而我,就像把刚刚15个月大的儿子送了长托一样,一心一意地学习,每到周末和爱人一起回家看看。后来听说,有一次,天下着小雪,路很滑,母亲抱着我儿子艰难的走在去往托儿所的路上。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了,直到路人帮忙扶起时,母亲还紧紧的抱着我的儿子,让他一点也没摔着。正是有了母亲的亲情支持和无私奉献,我才能够安心学习,连续进修四年。也正是有了这段学习经历,才使我在此后学校师资队伍调整时,能够在教师队伍站住了脚。还正是通过这几年专心学习,使我有了以后考取研究生的条件和可能,让我无论从教还是从政,都能逾越学历先天不足的障碍。我由衷的感谢我的母亲。

                                               (四)

夫唱妇随,是一般意义上的夫妻之道。但我眼里父母是夫唱妇随与妇唱夫随相交融的。我的家既不是男权主义,也不是女权主义。父母几十年恩爱相处,相互包容。

我的父亲是山东人,16岁时只身离开家乡闯关东到了大连。几经颠沛流离,最后进入一家银号学徒。由于机灵好学,很得掌柜的器重,学会了一些会计知识。解放后一直从事财会工作,后被组织上保送到东北财经学院深造。父亲一生工作上都是和财务打交道。我印象中的父亲,工作原则性很强,即使是顶头上司交办的事情,不符合原则也不行。为此,母亲常为他担心。父亲以他精湛的业务水平和正派的人格,文革后恢复职称评定时第一批评上了会计师,60岁入了党,63岁退休。退休后的父亲身体不是太好,因心血管疾病常年用药,也不时的住院,73岁那年去世。

父亲对母亲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理解和支持。正如前边所说,母亲多年无酬奉献,时间精力投入都很多,常常使下班回到家的父亲不能按时吃上饭,但父亲没有怨言。反倒是我印象中,每到年底,母亲要做工作总结,几乎成了父亲的工作。因为,母亲以她跳级所得的四年文化程度,能做到开会记笔记,虽然记的东西别人很难看懂,但她可以据此原原本本传达清楚,这是不易了。要让她自己再写出工作总结,就强其所难了。所以,我经常看到的是,灯下,母亲在如数家珍,叙述着做过的工作和今后的想法,父亲记录并整理后读给母亲听,然后再修改。成稿后供母亲去大雅之堂汇报发言,然后上交。母亲的表达能力是没问题的,所以她的发言常常受到表扬。小的时候我对此不太经意,但长大后,我真很佩服父亲的好耐性。想想也是,我小学六年级时,作为少先队大队长在全校大会上的第一个讲话稿,就是父亲帮我完成的。在我自己写的初稿基础上,父亲给做了大量的修改。最有意思的是一处(鼓掌),父亲告诉我不要读出来,等底下鼓完掌再往下继续,我牢牢记住了这一点。由此看出,我的号称脾气不好的山东人父亲,在妻儿身上,投入了多大的耐性。这里呈现出的是满满的爱。我儿子小的时候,市场上物资比较匮乏。尽管我们有些钱,但还是买不到东西。我儿子穿的衣裤许多是母亲裁剪、父亲蹬着缝纫机给做的,既合体又时髦的小衣服穿到儿子身上显得格外精神。现在,每当提起此事,父母戴着花镜,相互配合,又裁又做的样子仍然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老两口恩恩爱爱、互相理解、体贴关心的景象令人难以忘怀。

在父亲病重那几年,为了少影响我们的工作,母亲力主设立了家庭病房,请医生到家给打滴流,由母亲给拔针和换药,免去了我们到医院陪护之苦。我的母亲,一个人承担了本应我们姊妹大家分担的任务,让我们得以正常的生活,全心的工作。

                                             (五)

有了这样的父母,有这样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都健康成长,并且也都不负父母所望。

首先,我们上进。我是68届知青,上山下乡的几年,在农村入团、入党,回城上了大学。工作后奋力拼搏,进修、读研,努力工作。到我63岁退休时,具有了47年工龄、44年党龄、43年校龄、40年教龄、32年干龄(处、校两级)。这组数字反映的经历,今后的年轻人恐很难再有了。二妹是69届初中毕业生,赶上四个面向被挑选到工厂。她是我们姊妹中唯一没有进过大学校门的人,但也通过自学拿到专科文凭。从16岁进厂的小徒工成长为工厂重要岗位的中层干部、入了党、成为先进典型、业务骨干。退休后还被单位返聘回去担任实职干部,直到61岁时本人坚持不再干了。三妹下乡当知青过程中入了党,恰逢恢复高考,几乎没机会专门复习,仅凭中学时良好的学习基础,顺利的成为七七级大学生。由于工作出色,担任了一个科研所的一把手10年,并且评上了二级教授。也正因为如此,本该55岁退休的她,被批准延退到60岁。弟弟是家中老疙瘩,他长大成家后,正是父母年老体衰的阶段,所以,他从父母那里得到更多的是要尽义务、担责任。可以说,他是一个让父母和姐姐们满意的好儿子、好弟弟。他赶上了教育秩序正常的年代,在我的印象中,考重点高中,上大学,入党、分配工作都没用家人操心。现在是一个国有大单位的中层干部。

其次,我们团结和睦。我们姐妹也好,姐弟也好,父母健在时就关系亲密,每到休息日团聚到父母身边,互相关心、关照。在父母生病、住院、卧床期间,大家出钱、出力,毫不计较。父母去世后,也无任何引起矛盾的悬念。反倒觉得父母不在了,兄弟姐妹就是最亲的亲人。谁家有什么事情,都尽最大可能给以帮助。人常说,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一家人,父母故去,家就散了。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散。每到春节,大家齐聚到我家,因为母亲在世时,最后的几年也都是在我家过年。平时的节假日,大家也是争着张罗聚聚。有两个月互相见不到就觉得是大事了,期间电话是不断的。

再次,子女优秀、后继有人。我们从父母那里继承过来的好的传统,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子女身上,并且良好的家风对孩子们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和压力。他们个个努力,你追我赶。我们的下一代还是令人满意和自豪的。他们有的在东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博士学位,有的在中国医科大学获硕士学位,有的是台湾科技大学在读博士生。已经毕业了的都有一份令人满意的工作,在读的也有很好的前景。就是他们的另一半也都很出色和优秀,小家庭幸福美满。

我国历史上有悠久的母教传统。那些有建树、有所出息的名人,大都深受其母亲思想之熏陶,从而也成就了他们的人生。我的母亲比不了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贤母”,她的儿女们也远不是什么名人。但,我可以自豪地说,我的母亲是一位优秀的母亲,成功的母亲。她的优良品质将通过她的后代得到世代传承,母亲永远活在儿女们的心中。

 

上一条:由父亲的《家训》诗所想到的 下一条:孩子独立个性的形成重在早期家教

关闭

 

版权所有:沈阳工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