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要文件 | 领导讲话 | 工作动态 | 经验集萃 | 理论研讨 | 青蓝工程 | 心语园地 | 人文艺术 | 镜头视野 | 影音之窗 
 

他,人间绝色好风景 李美丽

2017-07-21

记得《雪国》里川端康成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人嘛,都是脆弱的,据说从高处摔下来,就会粉身碎骨,可是熊什么的,从更高的岩石山上摔下来,也不损毫毛。”很多时候仔细想想,真的是这个道理,人是最脆弱的生物,尤其生命,珍贵得难以形容。

也许人就是这样,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越来越多的事情后,才会明白,你拥有的很多东西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如果没有身边亲人的相继离世,我不会感受到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很多时候我都还乐观的认为他还没有离去,只觉得,记忆中的他都还是温润的。我不记得多少次夜来梦回里出现过他的身影,他的音容。有些时候不知不觉就想起了他,想到他粗糙温暖的双手,明亮的眼眸,硬朗伟岸的身躯……

将近二十年里,很多事情都只是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闪过几页,有关童年的记忆更是模糊不清,唯独那一年的故事,有关他的记忆,格外的明朗清晰。由于家庭原因,我寄宿在他的家里,那段时光,我是很幸福的。最开心的不过就是每到周末,小表哥带着我漫山遍野地跑。像个假小子的我总是跑一身汗,摔一身泥。然后在家里等待我的不光是可口美味的饭菜,还有一盆热腾腾的洗澡水。那会儿,家里条件没有多好,洗澡用的都是自己烧的水。关于洗澡,除了一只不算大的,只够容纳小小的我的澡盆,很多细节都已经记不清了,但依稀记得昏黄的灯光中散着氤氲的水汽,很温暖。每天下班回来,累了一天的他不光要监督哥哥姐姐写作业,接我放学也成了他重要的任务之一。那段的路程现在回想起来多希望可以走一生。

我想,童年的我们都是一样的,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每天都有好吃的。说到吃的,关于红薯的记忆又涌现在脑海里。在那个爱吃的年纪,即使是吃过很多的红薯,在我的嘴里,依旧是人间美味,依然会看着流口水,还会因为没有得到品尝就会没有出息的大哭,回到家里不敢声张,只是吃饭时自己一个人默默的不开心,但从那天以后很久的日子里,饭桌上少不了的就是红薯,所以我对红薯最甜美的记忆留在那个时间里。然而,那时的我并没有对这些突然出现的红薯产生过好奇,只是吃得很开心。多年以后的我才知道,那个细心地发现我因吃不到红薯而沮丧的人,那个为我准备红薯的人,已经离我远去。

时光翩跹,长长的十年一晃而过,可是每次见他的时候,他依然是老样子,虽然总是沉默着不说话,但微笑却不曾从他脸上消失。就是这样的一个他,那么年轻的他,陪我长大的他,与人为善、救死扶伤的他,所有人称赞的他,竟然会有一天会离我而去。我不记得听到从两万多公里远的家乡传来的他离去的消息时我是怎样的心情,我可能在想,那条他陪我走了无数遍的路,成了他气息弥留的地方,那双望着家的方向而久久不曾闭上的双眼透露出的无助,躺在血泊中却无人救助的身体是何等的孤单……我可能在想,为什么没有天使,飞到他的身旁,挡住他所有的痛苦与哀伤,为什么那天的天气格外寒冷,路上没有行人过往......所有所有的为什么都只能变成遗憾,遗憾没能多看看他的白发,遗憾没能多和他说说话,遗憾没能陪他看看那一路的风景,最后的最后只能望着那一张黑白照片和那一堆青草还未茂盛的黄土默默的想念。

我铭记他对我的教诲,铭记他给予我的家的温暖,铭记所有所有他影响我的优秀品质,一年的时光,虽然短暂,从他那儿获得的东西却已经足够伴随我一生。

人间风景千般好,唯有他是绝色光。

家人,是一生的财富,他使我深刻地懂得了这个道理。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再与他相遇,还要与他度过更多的光阴,那时,换我来温暖他,我亲爱的姨夫。

上一条:我在沈阳思念您 张书仁 下一条:每种经历,最后都变成了你的名片 高媛媛

关闭

 

版权所有:沈阳工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