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要文件 | 领导讲话 | 工作动态 | 经验集萃 | 理论研讨 | 青蓝工程 | 心语园地 | 人文艺术 | 镜头视野 | 影音之窗 
 

不一样的天空

2017-07-21

“你是穿着铠甲,微光闪耀的骑士,虽不是光芒耀眼,这微光闪耀却在努力照亮别人。”活在生活编织的灰暗茧里,努力冲破便是不一样的天空。

这是一部充斥着家庭责任和个人向往的矛盾的老电影,宣传画上石刻的雕像以守护者的姿态默默伫立。它问道:“是什么吃掉了你生命中最想要的那颗‘紫葡萄’?”那颗代表着自我,藏着自己一生秘密、远方和骄傲的葡萄。拍摄电影时,十九岁的莱昂纳多还没经历泰坦尼克的风花雪月,青涩稚嫩的脸庞,完美地演绎出因病而憨痴的弟弟的任性和对家人本能依赖。德普扮演的二哥不能变成杰克船长纵容自己去流浪,也不像剪刀手爱德华那般冰冷笨拙,他更像是一缕温柔的春风,金色的长发微微一笑便是令弟弟狂躁安歇的解药。

他也许有冲破牢笼的勇气,奈何他心中的牢笼正是挚亲。影片在盛夏的安格拉小镇缓缓开幕,兄弟两人在炙热阳光下等待一年一度经过的旅行车队。银色车队在远方驶来,阳光照耀下那光芒让吉伯特呆愣。那是远方和自由,他们追逐车队高声嬉戏,然而能跑多远?吉伯特终究是跑不远的,他背着马上成年的弟弟觉得疲累,想起承受不了生活重担自杀的父亲和离家出走的大哥,想起家中为了麻痹自己吃得胖成“鲸鱼”的妈妈,想起两个妹妹,他慢下了脚步。他背后是妈妈,是家庭,他只能看着自己的紫葡萄腐烂,看着车队走向远方。

他以为他是如此地被需要,忘记了自己要活成什么模样,不拒绝所有人的要求,以为已经足够精彩,直到遇见了代表自由和明媚的红发女孩贝奇。贝奇的车因为故障不得以落后车队停滞在安格拉小镇,她明媚单纯,无所烦恼,看起日落可以忘记身在野地,谈起旅行眼中光彩熠熠。贝奇像是一道光打在吉伯特窘迫的生活里,让他看见这世界另有惊奇的同时,也看见了自己的生命充斥着如此多的阴影。在夕阳的绿地两个人安静地看红日西沉,贝奇看的入迷,吉伯特迷茫这平凡的落日哪里美?还没有打折的家用品吸引人,也没有弟弟乖巧时的脸庞可爱。贝奇可以沉迷在大自然和心中所爱里不问世事,但吉伯特知道,这是弟弟洗澡时间,他要回去帮弟弟洗澡,哪怕错过日落的美。他们躺在夕阳烬后的草地,谈起梦想,吉伯特吱唔迷茫——他心里有千万个愿望,却没有一个欲望是通向他自己的心房。

在小镇最热闹的庆祝里,吉伯特迷茫地站在人群中,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众人的生命里。弟弟和贝奇在人群中嬉闹舞蹈,平时只知道臭美的小妹妹也用小号在乐队发挥光彩。阳光炙热却让他心底冰寒,人群的躁动更加深了吉伯特的无助茫然。就像勾引他的那个貌美太太说的:“我可以选任何人,我选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永远不会离开。”是了,他自己也笃定这辈子永远不会离开这脚下有阴暗回忆和沉重未来的土地,永远不会离开他要背负的责任。

人有了迷茫渴望,就会生长出欲望和情感。犯错的弟弟被吉伯特狠揍了一顿,伴随着突然失去的耐心,他心底压抑的自我飞快的强壮起来。离开这个暗无天日不见未来的牢笼!离开这帮吸血鬼般的家人!他在深夜慌乱驾车逃离安格拉小镇,在这无穷的黑暗里,他孤身一人该走向何处?小镇的郊外,他听见弟弟和贝奇的欢笑,这个闪闪发光的女孩像个天使一样包容着理解着自己和自己的亲人。暴躁后崩塌的世界突然感觉到一点光芒在他眼前出现,世界还是那个顽固的世界,吉伯特却猛然体会到不一样的指引,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意识到自己的愤怒和爱情。他终于要找回自己。

结束正是另一种开始。肥胖的母亲被吉伯特毫不留情地称为鲸鱼,从端庄美丽的温柔母亲到胖成600磅的严重忧郁症患者,她庞大的身躯却需要吉伯特和大女儿保护。她自卑懦弱却为了孩子们勇敢泼辣,她拖着臃肿的身子去警局保释被扣留的小儿子,面对小镇人们惊奇甚至蔑视嘲笑的眼神只沉默地艰难行走。她的天空有什么不一样啊,还是像以前一样跌落在最浓的黑色里。最心疼的小儿子活到了十八岁,她苟延残喘拼命活着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也想有尊严地活一回。

浴火而死,浴火而生。肥胖的母亲在孩子们震惊的眼神里一步一步爬上了七年未曾攀登的楼梯,多年来第一次躺在床上休息,用尽了她最后的体力。她温柔地看着吉伯特说:“你是穿着铠甲微光闪耀的骑士。”吉伯特笑着对妈妈说:“您想说闪闪发光吧”。“不,微光闪耀,这微光却在努力照亮别人。”母亲最终没等来刚过了十八岁的小宝贝来亲吻她,疲惫至极的灵魂在那张象征尊严的床上长久沉睡。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小儿子开心的炫耀“我是一个奇迹,妈妈说我活到十八岁是一个行走的奇迹。”看见二儿子对自己说“妈妈这次不一样,没有人会再笑话你”。生命纵然艰难,她懦弱也好却从来没想过逃避,依然伟大至极。为了母亲的尊严最后得以维持,兄妹四人决定放弃用吊车移出母亲的建议,选择一把火烧掉这个充满回忆的家。在漫天火光,四个人告别过去的灰暗,更是再一次捡拾起曾经轻易放弃的生活。弟弟大声喊:“吉伯特,你是一个英雄。”

再艰难的生命依然值得追寻,在劣质的茧蛹依旧能够破茧飞翔。磨难总想考验脆弱的人类,生活却越发坚韧明亮。妹妹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紫葡萄”去了,吉伯特和弟弟在盛夏的树下看着远方赶来的车队,终于敢捡起自己的背包,登上那辆贝奇为自己停下的车。他们再也不用在车后追赶奔跑,也不屈从于庸庸非议。不管是远方还是近处,只要还活着就永远心怀激情。

“我们想去哪儿都行,去哪里都可以。”

 

上一条:每种经历,最后都变成了你的名片 高媛媛 下一条:目送细碎的旧时光 周子妍

关闭

 

版权所有:沈阳工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