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要文件 | 领导讲话 | 工作动态 | 经验集萃 | 理论研讨 | 青蓝工程 | 心语园地 | 人文艺术 | 镜头视野 | 影音之窗 
 

人民养育了我 党培养了我

2017-07-20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新中国成立后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我家在大连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母亲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只有父亲与我相依为命。家中生活十分困难,连炕席都没有,只能盖麻袋。虽然已早过上学年龄,但也没条件上学。解放后,在1950年左右家乡进行了土地改革,我家分得一间半房子,一天半地,这算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家。我是1949年才上小学一年级,那时刚解放,没有专门的学校,就在当时的文化馆上课。后来慢慢有了专门的校舍。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学校进行了各种宣传教育。我参入绘画空军战斗英雄张积慧的黑板报,受到全校老师和同学的欢迎;还参加学校组织的反对美国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文艺演出等等。这些活动使我认清了美帝国主义的反动面目,激发了强烈的爱国热情,决心努力学习,报效祖国。在小学期间获得了优秀学生、优秀队员等学校的奖励。小学毕业时还获得金县第九区人民政府颁发的“品行端正 学习优良”奖状。

1954年小学毕业,考上了离家很远的金县第二中学,需要住校学习。由于家庭困难,连被褥都买不起,当时只买了一床褥子,向邻居借了一件棉大衣,就上学了。学校为了照顾我,经评定给我三等助学金。第一个月的助学金买了一床被面,做了一床被,算解决了过冬的问题。

不幸的是,在刚上初三的冬天,父亲患重病逝世,我就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学校为了解决我的生活来源,将我的助学金由三等提升为一等,即由7元升到9元,除了7元钱伙食费以外,还有两元钱的零用钱,确保了我的学习生活。

初三毕业面临着考学的问题,考高中没有生活来源,而高中之后又面临考大学的问题,怎么办?为了了解大学是否有助学金,我给当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大连工学院、旅大日报、中国青年报等部门写信询问,他们回信告诉我,大学有助学金,但必需读完高中才能考大学。同时学校领导也鼓励我考高中,于是我就报考了本校高中。

在高中三年中一直享受一等助学金,假期在学校打工,粉刷教室、给瓦工当小工等,再挣一点零用钱。学校还不定期的给我补助,特别是冬天学校帮我买棉衣、棉鞋。经过艰苦奋斗终于完成了高中学业。

在中学时,由于我努力学习,各门功课成绩优秀,受到了学校老师和同学的赞扬,每年都被评为品学兼优优秀学生、优秀团员等,毕业时还评为金县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担任过学校的少年先锋队大队长、从初中三年级开始,连续四年担任金县第二中学学生会主席。

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下乡插秧劳动,大炼钢跌等等,让我体会到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同时参加了团委组织的党课培训,更进一步学习了党的知识,树立了共产主义理想。是党给了我学习的机会,是党教育我树立远大理想,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在中学我已经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决心努力奋斗,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高中毕业面临着考大学的问题,考什么样的大学?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大难题。考师范类院校,吃饭等费用不用自己负担,但当时大家比较愿意报考工科类院校。当时学校领导几次找我谈话,鼓励我报考一些重点大学,在校领导和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填报了我国最好的高等学府之一清华大学。

当我接到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特别激动,特别兴奋,老师和同学也都为我高兴。

当我来到北京,坐着清华大学迎接新生的校车,经过天安门广场,亲眼看到日夜向往和思念的天安门城楼时,真是热泪盈眶,这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全车同学都高兴的欢呼起来,才把我震醒。是真的,真的来到北京了。这对一个在农村生活长大的穷苦孤儿来说,真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步登天,变化太快、太大了。这又是党给了我进一步学习的机会,让我太感动了。

报到以后,学校考虑到我的实际困难,在第一年,给我特等助学金,即每月18元。当时学校一等助学金是16元,12元为伙食费,4元零用钱。而我却享受18月的特等助学金。第二年变为一等助学金,直到大学毕业。这时期,生活有困难时,还不定期给补助。我的眼睛有些近视,就是学校出钱给我配的眼镜,让我的学习更加顺利。

从我读书、成长的历程充分看出,是党、祖国、人民、毛主席养育了我,培养了我,使我一个农村孤儿最后成长为一名大学生,确实是一个奇迹。在这庆祝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和毛主席!我要为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到沈阳工业学院现在的沈阳理工大学工作。60年代,学校办工厂,我先在锻工车间打铁。一年以后,工厂要建设电镀车间。领导又安排我进行电镀车间的设备设计。我在车间领导的帮助下,参观其他工厂的电镀车间,了解电镀工艺和设备,参考其它工厂电镀车间设备资料,完成了电镀车间的设备设计。设备制造完成后,电镀车间顺利投产,完成了当时5504厂生产的引信体的电镀任务,获得了圆满成功。接着,又在李栋均师傅的带领下,恢复建设铸造车间。我在铸造车间一干就是十年。长时间做翻砂工,还搞车间技术改造,设计制造了混砂机、破碎机、松砂机、捣固机等非标设备,特别是“蒸气雾化重油化铁炉”项目,得到同行的高度赞誉,并成为兵器工业总公司的外援项目。因而我多次被评为学校先进生产者、先进工作者等。十年多的生产实践,为我以后的教学、科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期间我一直要求入党,只因为家庭问题,没有被批准。

1978年学校恢复办学,我们铸造专业开始招生。我被调到机械系,开始教学工作。为了做好铸造专业教学准备,我们自己建设实验室,做实验,联系实习基地,编写教材。我们铸造专业结合兵器行业的实际,将专业特色确定为特种铸造,以熔模和压铸为主线。为了搞好专业课的教学,我克服各种困难,到国内一些与我们有关的工厂,搜集资料。特别远的就写信联系,得到了许多同行和前辈的帮助和支持,我编写了《特种铸造设备》教材,1988年由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发行,并于1992年获得兵器工业总公司优秀教材二等奖。为了扩大影响,提高教学效果,我们又拍摄了多媒体教学片。同样有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1994年获得了兵器工业总公司优秀电视教学片一等奖。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在教学中采用了“创造性教学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优秀教学成果评选中,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我还积极从事科研活动,旧砂再生研究课题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1980年学校党组织批准了我的入党申请,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我要为党奋斗终生。

在学校中多次评为优秀教师、先进教师、优秀党员等。在1986年我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师、1989年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并授予优秀教师奖章。1993年评为教授并获得了国务院政府津贴。

1984年学校聘请我为机械系副主任,1985年学校又成立材料系,聘请我为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成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最早创始人员。在1990年经过群众投票和领导批准,兵器工业总公司聘请我为沈阳工业学院副院长,1995年又兼任沈阳工业学院专科学校校长,在党委领导下,主持行政工作。在我和全校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下,使专科学校的教学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并有两个专业开始招收本科生。

多年来,在学校不同的岗位上,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工作,直到1999年退休。退休以后,仍然担任部分科研和研究生培养工作,同时担任了学校教学督导团团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老教授协会会长等,继续为学校的教学、人才培养努力工作。先后获得了沈阳市、辽宁省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辽宁省老教授协会老教授事业贡献奖等;并被学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我现在已经是七十八岁的老人了,在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回顾个人成长的历程,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激动,是党把我一个孤儿养育、培养成一名大学生、国家干部、教授、专家,这是党的培养和教育,是党的救生恩情,永远不能忘却。我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继续发挥余热,继续刻苦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学习党的知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努力学习、领会和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努力奋斗!

2016年7月14日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新中国成立后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我家在大连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母亲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只有父亲与我相依为命。家中生活十分困难,连炕席都没有,只能盖麻袋。虽然已早过上学年龄,但也没条件上学。解放后,在1950年左右家乡进行了土地改革,我家分得一间半房子,一天半地,这算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家。我是1949年才上小学一年级,那时刚解放,没有专门的学校,就在当时的文化馆上课。后来慢慢有了专门的校舍。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学校进行了各种宣传教育。我参入绘画空军战斗英雄张积慧的黑板报,受到全校老师和同学的欢迎;还参加学校组织的反对美国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文艺演出等等。这些活动使我认清了美帝国主义的反动面目,激发了强烈的爱国热情,决心努力学习,报效祖国。在小学期间获得了优秀学生、优秀队员等学校的奖励。小学毕业时还获得金县第九区人民政府颁发的“品行端正 学习优良”奖状。

1954年小学毕业,考上了离家很远的金县第二中学,需要住校学习。由于家庭困难,连被褥都买不起,当时只买了一床褥子,向邻居借了一件棉大衣,就上学了。学校为了照顾我,经评定给我三等助学金。第一个月的助学金买了一床被面,做了一床被,算解决了过冬的问题。

不幸的是,在刚上初三的冬天,父亲患重病逝世,我就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学校为了解决我的生活来源,将我的助学金由三等提升为一等,即由7元升到9元,除了7元钱伙食费以外,还有两元钱的零用钱,确保了我的学习生活。

初三毕业面临着考学的问题,考高中没有生活来源,而高中之后又面临考大学的问题,怎么办?为了了解大学是否有助学金,我给当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大连工学院、旅大日报、中国青年报等部门写信询问,他们回信告诉我,大学有助学金,但必需读完高中才能考大学。同时学校领导也鼓励我考高中,于是我就报考了本校高中。

在高中三年中一直享受一等助学金,假期在学校打工,粉刷教室、给瓦工当小工等,再挣一点零用钱。学校还不定期的给我补助,特别是冬天学校帮我买棉衣、棉鞋。经过艰苦奋斗终于完成了高中学业。

在中学时,由于我努力学习,各门功课成绩优秀,受到了学校老师和同学的赞扬,每年都被评为品学兼优优秀学生、优秀团员等,毕业时还评为金县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担任过学校的少年先锋队大队长、从初中三年级开始,连续四年担任金县第二中学学生会主席。

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下乡插秧劳动,大炼钢跌等等,让我体会到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同时参加了团委组织的党课培训,更进一步学习了党的知识,树立了共产主义理想。是党给了我学习的机会,是党教育我树立远大理想,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在中学我已经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决心努力奋斗,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高中毕业面临着考大学的问题,考什么样的大学?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大难题。考师范类院校,吃饭等费用不用自己负担,但当时大家比较愿意报考工科类院校。当时学校领导几次找我谈话,鼓励我报考一些重点大学,在校领导和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填报了我国最好的高等学府之一清华大学。

当我接到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特别激动,特别兴奋,老师和同学也都为我高兴。

当我来到北京,坐着清华大学迎接新生的校车,经过天安门广场,亲眼看到日夜向往和思念的天安门城楼时,真是热泪盈眶,这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全车同学都高兴的欢呼起来,才把我震醒。是真的,真的来到北京了。这对一个在农村生活长大的穷苦孤儿来说,真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步登天,变化太快、太大了。这又是党给了我进一步学习的机会,让我太感动了。

报到以后,学校考虑到我的实际困难,在第一年,给我特等助学金,即每月18元。当时学校一等助学金是16元,12元为伙食费,4元零用钱。而我却享受18月的特等助学金。第二年变为一等助学金,直到大学毕业。这时期,生活有困难时,还不定期给补助。我的眼睛有些近视,就是学校出钱给我配的眼镜,让我的学习更加顺利。

从我读书、成长的历程充分看出,是党、祖国、人民、毛主席养育了我,培养了我,使我一个农村孤儿最后成长为一名大学生,确实是一个奇迹。在这庆祝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和毛主席!我要为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到沈阳工业学院现在的沈阳理工大学工作。60年代,学校办工厂,我先在锻工车间打铁。一年以后,工厂要建设电镀车间。领导又安排我进行电镀车间的设备设计。我在车间领导的帮助下,参观其他工厂的电镀车间,了解电镀工艺和设备,参考其它工厂电镀车间设备资料,完成了电镀车间的设备设计。设备制造完成后,电镀车间顺利投产,完成了当时5504厂生产的引信体的电镀任务,获得了圆满成功。接着,又在李栋均师傅的带领下,恢复建设铸造车间。我在铸造车间一干就是十年。长时间做翻砂工,还搞车间技术改造,设计制造了混砂机、破碎机、松砂机、捣固机等非标设备,特别是“蒸气雾化重油化铁炉”项目,得到同行的高度赞誉,并成为兵器工业总公司的外援项目。因而我多次被评为学校先进生产者、先进工作者等。十年多的生产实践,为我以后的教学、科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期间我一直要求入党,只因为家庭问题,没有被批准。

1978年学校恢复办学,我们铸造专业开始招生。我被调到机械系,开始教学工作。为了做好铸造专业教学准备,我们自己建设实验室,做实验,联系实习基地,编写教材。我们铸造专业结合兵器行业的实际,将专业特色确定为特种铸造,以熔模和压铸为主线。为了搞好专业课的教学,我克服各种困难,到国内一些与我们有关的工厂,搜集资料。特别远的就写信联系,得到了许多同行和前辈的帮助和支持,我编写了《特种铸造设备》教材,1988年由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发行,并于1992年获得兵器工业总公司优秀教材二等奖。为了扩大影响,提高教学效果,我们又拍摄了多媒体教学片。同样有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1994年获得了兵器工业总公司优秀电视教学片一等奖。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在教学中采用了“创造性教学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优秀教学成果评选中,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我还积极从事科研活动,旧砂再生研究课题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1980年学校党组织批准了我的入党申请,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我要为党奋斗终生。

在学校中多次评为优秀教师、先进教师、优秀党员等。在1986年我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师、1989年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并授予优秀教师奖章。1993年评为教授并获得了国务院政府津贴。

1984年学校聘请我为机械系副主任,1985年学校又成立材料系,聘请我为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成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最早创始人员。在1990年经过群众投票和领导批准,兵器工业总公司聘请我为沈阳工业学院副院长,1995年又兼任沈阳工业学院专科学校校长,在党委领导下,主持行政工作。在我和全校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下,使专科学校的教学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并有两个专业开始招收本科生。

多年来,在学校不同的岗位上,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工作,直到1999年退休。退休以后,仍然担任部分科研和研究生培养工作,同时担任了学校教学督导团团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老教授协会会长等,继续为学校的教学、人才培养努力工作。先后获得了沈阳市、辽宁省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辽宁省老教授协会老教授事业贡献奖等;并被学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我现在已经是七十八岁的老人了,在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回顾个人成长的历程,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激动,是党把我一个孤儿养育、培养成一名大学生、国家干部、教授、专家,这是党的培养和教育,是党的救生恩情,永远不能忘却。我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继续发挥余热,继续刻苦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学习党的知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努力学习、领会和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努力奋斗!

2016年7月14日

上一条:高等教育有关的几个问题探讨 下一条:始终坚定党的理想信念不动摇——纪念党的95周年生日的人生回顾

关闭

 

版权所有:沈阳工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