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要文件 | 领导讲话 | 工作动态 | 经验集萃 | 理论研讨 | 青蓝工程 | 心语园地 | 人文艺术 | 镜头视野 | 影音之窗 
 

终点之后的慢跑

2017-07-20

一、 一路走过来

1962年我从天津大学机械系焊接专业毕业,分配到沈阳机电学院(沈阳工业大学的前身)任教。大学毕业时系总支书记嘱咐:到了工作岗位要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这么一句话伴随了我的一生。 1969年文化大革命来了,我暗地中还是读我的书。文革结束了,我用三年时间学了两遍英语900句,因而我能考取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费留学生。到美国田纳西大学作了访问学者,成为第一个进入该校的中国公派留学人员。两年后留学结束,我又是我校第一个回国的留学人员。我后来领悟到,作为“第一个”,可真是个好事。我受邀,上了当地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美两国隔绝了那么多年,他们觉得我就像大熊猫那么珍稀!非常知名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接纳了我的参观,这是二战期间造原子弹的地方。参观以后,还安排了个会来让我介绍中国。我是这个实验室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来访者。我还参观过一个建造中的核电站,钻到它的反应堆底下了解它的焊接工作。我的美国老师给我提供了很多的机会。他在焊接界知名度很高,理论上有建树,同时他与工业界有广泛和密切的联系,知识面广,十分注重生产实际。两年的留学生活使我们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在美期间我发表了两篇论文,有一篇发表在美国“焊接杂志”上,这也是个第一次,这个杂志过去还没刊登过来自中国大陆的投稿。

在文革后期,我建造了一套用喷雾法制造合金粉末的装置。我那时也经常跑企业寻求能做的事,运气最好的一件事是和沈阳水泵厂建立了很好的关系,解决他们的机械密封环陶瓷涂层技术问题。我查阅了国外等离子喷涂枪设计的所有专利,分析和吸收了各种构思,设计出我的喷涂枪,让我在这个领域有了发言权。当机械部发布的攻关项目中有“大功率等离子喷涂枪研制”时,我就比较顺利地拿到了这个项目。

读书加动手简直就是我的享受。我能顶个焊工,电焊气焊氩弧焊都能干。我还是个相当不错的钳工,半个车工,磨刀的技术也说得过去。我甚至还干过抡大锤打铁的活。我碰到电不害怕,强电弱电都敢沾边。这些本事给我开展研究工作帮了大忙。

我还白手起家组装起一台电弧喷涂设备,用它为沈阳有色金属加工厂修复了一个重12吨的磨损报废的水压机柱塞,这在当时是重大的技术突破,也在国内的热喷涂界引起了关注。经过两三年的努力,我们开发出新一代的电弧喷涂设备,为我国的热喷涂技术的发展开创了新局面。这项工作坚持了20多年,不断提高和推广,使这个技术在我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此,在焊接学会1C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上,给我颁发了一个“终身成就奖”。

二、退休

1999年我60周岁退休。可我每天照常来实验室,一干就是九年。我照常参加原来课题组的工作,除了不用去开会,不领学校发放的福利,竟常常忘了我是退休人员,也忘了我已是古稀之年。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最舒服的日子。直到2008年我的一位在中国民航大学工作的学生(他是我帮一位院士带的博士生)知道我还喜欢过这样的日子,随即把我叫到天津,让我参加他们学校与天津润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作的“建立民航飞机发动机维修实验基地”的建设工作。他们说缺个总工要我来补缺,我坚持只能做个顾问。我对于他们接触到的各种技术问题很感兴趣,积极主动地加入了他们的工作。有一次他们拿到个损坏的俄罗斯发动机的可磨密封环,我看到这和我过去为沈阳鼓风机厂搞的可磨密封涂层很相像。而且过去我也对于航空发动机的可磨密封做过全面的了解,做了一些分析之后,我提出了维修的技术方案,指导了修复的过程。民航大学承接过航母甲板飞机跑道的防滑涂层的项目,我过去也曾经专注地做过这方面的文献调查,并且了解一些美国公司曾经开展过的工作,很高兴地写了个论证报告。在这个基地建设过程中,我提出我的建议,也常动手解决些遇到的具体问题,画个图,搞个装备设计是常事。更经常的是和研究人员讨论一些他们在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我的知识和技能发挥了一些作用。此间也常会遇到我不熟悉的新问题,我检索国外资料的能力得以发挥作用,我心中很欣慰。随着中心建设的逐渐完善,我觉得需要我做的事已经不多了,于是在2011年夏天,我辞去了这个工作,准备优哉游哉安度晚年。

我今年75岁了,名和利过去都得到过。当过学校里年龄最轻的正教授,在国内的学术界曾有过挺重要的地位,任过三届中国焊接学会的理事和常务理事,担任过国际焊接学会的委员,美国焊接学会的顾问委员,担任过中国标准协会委员,多年的工业大学学报主编,还任过不少社会兼职。获得了比较好的社会声望,我在国内外刊物和学术会议上发表过40几篇论文,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有突出贡献专家。现在除了国务院的津贴继续领着,其他的都已经是过眼云烟,现在我过着我所习惯的简单而超脱的生活,十分知足。可是想到大半生努力,积蓄的知识和技能要是有机会能够奉献给需要的地方,该是对自然资源的节省,对社会的贡献,仍然是很高兴的事。当我们学校的于秋恩副书记让我参加老专家工作站的活动时,我欣然接受了,这让我又有了一个做我所喜欢事情的机会。

三、 来到东方钛业

看到东方钛业的奋斗精神,我很受感动,很有置身其中的欲望。很愿意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第一次与东方钛业的技术人员接触,就碰到一个异种钢焊接接头的耐腐蚀试验没有通过要求的问题。负责这个试验的正好是工业大学焊接专业毕业的学生,我认真地了解了具体的情况,发现是耐腐蚀的高合金填充材料的合金成分被熔化的母材冲淡了,从而获得的焊缝金属就达不到原来的耐腐蚀性能了。我认真地给做试验的同志讲了这个道理,提出增加焊道焊接的层数,一层一层地减弱母材熔化金属对于熔池金属的冲淡,最后的表层就会接近填充材料的成分,从而保证足够的耐蚀性。这是在我们的焊接专业课教学内容里有的东西。我多年来我在教学中就发现,我们很多学生在没有亲身经历实践时,常常并不能很好地理解书本里的知识。教学课堂的考试和实际工作中的考试是不一样的。答试卷时得到好的分数,在实践时不一定能得到好的分数。我们在学校课堂中没有很好地教会我们的学生,我现在来补偿也挺应该的。

我看到东方钛业的产品中大量地使用耐蚀堆焊,曾经提出一个开发“热丝等离子堆焊”的建议,请公司参考。它利用丝才的电阻热将丝才在被电弧熔化之前加热到高温,可以大大增加对焊层中填充金属的比例,从而更好地保证对焊层的耐腐蚀性和更高的生产率,是一个国外应用比较成熟的新技术。我提出这个建议是为企业的生产做技术上的储备,还不是当前急需。我还觉得企业的人员应该有学习和更新知识的机会,便自告奋勇提出来讲“失效分析和防止”讲座。我曾经在美国参与了多项失效分析工作。失效分析对于提高产品质量,搞清出现失效问题之后的责任都非常重要,在国外受到 !E注程度却很不够。我觉得这同样是在为企业做技术储备,如果企业有需要并且有时间,我还是很高兴再做些讲座的。

实际上我更关注企业当前生产的急需。我了解到企业使用大量的钨极氩弧焊,而熔化极氩弧焊可以获得同样的焊接质量,且具有更高的生产率。我很关心熔化极氩弧焊在东方钛业生产中应用的问题,当采用一项新的技术时,都会有一些技术细节要解决。这类问题不很好地解决,采用了新的技术又会出现新的问题。我愿意在需要时努力给予支持。前段时间的一次老专家工作站的活动时,企业正遇到热气循环试验和钛焊缝表面阳极化处理这两个新问题题。我依据我在相关领域的知识与实践,提出我的想法。热气循环试验的升温和降温都有温度改变速度的具体要求,我提出了用电热毯包围加热,温度自动控制的方案,我还陪同相关的同志到车间查看了可以利用的条件,找到了可以满足要求的温度控制系统,增强了用企业现有条件解决这个问题的信心。对于阳极化处理,我提出了用电解液刷涂的方法来实现的设想。我首先联系了我们学校理学院从事电刷镀的老师,他们从事的电刷镀与我的设想很相近,有可能发展延伸,为阳极化所用,我帮助企业安排了参观和交流。我又查阅了大量的国外资料,形成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很具体可行的技术路线。我实在不希望企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绕太多的圈子,决定还是亲自动手。我带了一个小型的电源到东方钛业,利用非常简单的条件,做出了钛阳极化的样品,并且提供一些关键的技术资料。 我的这个示范增强了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信心,使他们自己很快地开展了这项工作。

东方钛业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奋斗精神创造出他们的事业。作为老专家工作站的成员,我觉得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不具备什么事情都能够指指点点的能力,我只是碰巧会发挥些作用。我不会给企业添乱,企业提出需要,我会尽我的能力。我觉得如果把退休比做田径场上的终点,而运动员到达了终点之后并不是立刻就停下来,他们会继续慢跑。我现在正是在到达终点之后的慢跑之中

上一条:梦在心中 路在脚下 干在实处 下一条:伴随共和国成长,在追梦中自强不息

关闭

 

版权所有:沈阳工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